明代,是中國彩繪瓷在唐三彩、宋三彩的基礎上,不斷發展完善的成熟時期,是中國彩繪瓷的黃金時代

赤繪即在陶磁之器面上,塗以釉藥,然後加熱至攝氏千度以上燒之,再以各種顏色之釉,作繪於器面,復置之錦窯中,改用低溫燒 之。因以赤色為主調,故稱「赤繪」。

除了赤色之外,又有使用綠、黃、紫、青之色釉,亦有使用金銀者,稱「錦手」或「金襴手」。

海外收藏的众多明末清初的五彩大盘,无论底部带砂厚壁作法,还是从施灰白釉的色调及花纹形式看,都可以说是典型的吴须白瓷五彩。其产地窑口在中国何地?早在战前,日本学者上田恭辅即指出:日本的大量吴须赤绘大皿等类传世品,是福建漳州生产的,由厦门输出[上田恭辅:《吴须赤绘之一的考察》,《陶磁》4-6,昭和七年(1932年)]。《支那陶瓷小考》支持上田氏学术,认为 “吴州赤绘”的产地在漳州龙溪县石码窑。过去,由于对明清民窑青花不重视,漳州窑明末清初青花瓷窑及瓷器更是被视为无研究价值的大路货,长期无人问津而鲜 为人知。随着海外国家众多遗址、沉船中发现了大量明末清初青花瓷、五彩瓷、色釉瓷等,民窑瓷器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经文博界深入调查,平和窑瓷器面貌逐渐明朗,证实上田恭辅的推测基本上是正确无误的。

1994-1998年,福建省博物館先後對這些窯址進行大規模發掘,揭露出多座橫室階級窯並出土了大量標本,充分證實了在日本、南洋、東非以及歐洲發現的”吳須赤繪”(即紅綠彩器),”交趾三彩”(即素三彩)以及”沙足器”(底部大量沾沙的青花瓷)就是平和窯的產品**。由於平和窯生產的產品主要是接受出口定單而供外銷的,因此國內反而十分稀少。據吳其生先生介紹,國內保存完整的”吳須赤繪”只有漳州博物館有一件,完整的”沙足器”甚至連平和窯器的老家平和縣博物館也沒有留有一件,足見其珍貴了。 五彩瓷器在国内发现较少在日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等国都发现和收藏有不少传世品。原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叶文程先生《在马来西亚见 到的一些漳州窑瓷器》一文中,提到马来西亚私人收藏家收藏的红绿彩四开光开裂塔章纹盘;新加坡林亦秋先生《漳州窑五彩大盘——裂塔纹饰的研究》一文提到的 五彩大盘,其心形开光、印章纹与上述的五彩“乾坤气象”开光大盘的心形开光印章纹类似

平和窯器特征非常明顯,主要是沙底;青花顏色發灰發暗;畫工較為粗糙,大寫意結合細筆描繪;釉面比較干澀,有棕眼;彩料雜質多,不純淨,較稀薄(參見表三)。不過正是這些粗放的特征,也使平和窯器的裝飾效果十分強烈.

Ping Wo kilns is the origin of Wucai wares

20世纪90年代,福建平和南胜、五寨明清古窑址找到“克拉克瓷”(Kraak Ware)、“汕头器”(Swatow Ware)的窑址和销往日本等国的实物标本的消息开始不胫而走。 福建漳州地區明清時代古窯址的發現,是本世紀五十年代中期的事。當時,故宮博物院的一個調查小組為了尋找一種被稱為“漳窯器”的米黃色釉小開片瓷器,曾 到漳州地區進行過調查,發現了一些明清時代的古窯址。從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福建省的考古工作者又對漳州地區的古窯址進行了重點的發掘調查,收集了大量 的古陶瓷標本。另一方面,在日本也相繼出土了數以萬計的日本人稱為“染付”、“吳須手”、“吳須赤繪”的青花、彩繪瓷器及其碎片。這些瓷器,曾是日本桃山 時代(一五九五至一六○三)、江戶時代(一六○三至一八六七)的豪商大戶和“茶人”(即精通茶道的風雅之士)所鐘愛的器皿,在日本還有很多傳世的收藏品。 可是,這類瓷器到底是什么地方的產品呢?對于日本的古陶瓷學界來說,長期以來,這一直是個謎。
一九九二年八月,南京大學教授熊海堂在參觀 日本大阪府(土界)市埋藏文化財中心發掘出土的有關明末清初的中國外銷瓷資料時,把漳州地區發現“砂底”青花、赤繪瓷的消息告訴了該中心的考古部主任森村 健一先生。在名古屋大學名譽教授□崎彰一先生的授意下,同年九月,森村以關西近世考古學研究會事務局長的身份訪問了廈門大學。經廈大庄景輝教授的介紹,森 村來到了廈門市文物商店。總經理張先生拿出一塊瓷片給森村看。森村接過那塊瓷片,不禁拍案稱道:“就是它!”這位處理過上萬塊產地不明的“染付”、“吳須 手”、“吳須赤繪”瓷片的日本考古學家,手里掂著這塊瓷片,心情十分激動。四百多年前大量流入日本,卻一向被認為“產地不明”的青花、彩繪瓷,今天終于尋 到了它們的“根“啊!
森村回到日本以后,便開始了緊鑼密鼓的活動。在□崎彰一先生的支持下,他們爭取到了日本公益信托西田紀念東洋陶瓷史 研究助成基金會的資助。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中日兩國的考古學家共同對福建省漳州市平和縣南勝、五寨等地的古窯址進行了考古發掘,發掘的成果,在日本引起了 很大的反響。一九九七年,日本茶道資料館又出資對平和縣南勝的田坑窯進行了發掘調查,又証實了以往一直被日本人稱為“交趾香盒”的素三彩瓷盒其產地其實也 是中國的漳州。
一九九九年,在漳州市舉行了中國古陶瓷研究會年會暨學朮討論會,與會的日本學者達三十余人之多,使這次年會成為中國古陶瓷研究會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盛會。年會論文集收錄的七篇日本學者的論文,有六篇是關于漳州窯的.  See《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0年07月19日第七版) 。素有 “日本陶瓷之父”之称的縨崎彰一先生闻讯率领学术团体前来实地考察,他激动地说:“在日本,青花瓷器、素三彩香合等被称为‘汕头器’、‘吴须手’、‘吴须 赤绘’、‘交趾香合’等已经400年以上了,但是产地始终不明,平和窑址的发现,证明了漳州窑陶瓷在明末清初时生产并输往东亚各国。偶然与必然,学者追寻 的目光落在平和。 中日两国学者共同在漳州进行考古发掘,最终确认瓷器的产地就是平和。

Kiln sites in southern Fujian province

明清两代,泉、漳两地少数窑址兼烧彩绘。泉州德化窑有少量五彩瓷, 而平和县明清时兼烧五彩瓷的窑口:平和南胜花仔楼窑和五寨碗窑山窑生产的红绿彩(开光)瓷最为典型,以大盘居多碟,胎作粗重,常为砖红胎和黄白釉,釉上彩绘纹饰易脱落是由于二次烧成温度不够,彩釉与底釉粘连渗透较差所致。 。盘类口沿绘黑、绿色相间栅格花边,腹部于红色锦地四开光绘折枝花卉,盘心为花鸟或花纹图案,底部粘沙,宽矮大圈足圈,足内一般未施釉。平和窯器特征非常明顯主要是沙底;青花顏色發灰發暗;畫工較為粗糙,大寫意結合細筆描繪;釉面比較干澀,有棕眼;彩料雜質多,不純淨,較稀薄。不過正是這些粗放的特征,也使平和窯器的裝飾效果十分強烈.

这类以红色为主的彩绘盘被日本学者称为“吴须赤绘”、“赤绘”。生产彩瓷的其它窑址还有平和官峰、田中央、巷口山、云宵火田及华安下东溪头。考古调查与发掘得知,烧制五彩瓷器的窑址有漳州平和田中央窑址发现的五彩瓷器标本最多.

Production History

漳州窯系的燒造歷史較短,它是明末清初期間突然興起,又驟然衰落的一個典型民窯体系。森村先生在《漳州窯系制品(汕頭瓷)的年代及意義》一文中,綜合日本各地遺址与世界上有關的沉船資料,明确指出:從1585年(相當于中國明万歷十三年) 失火的根來寺遺址資料看,漳州窯系的制品是极少的。直到1590年(相當于明万歷十八年)以后,漳州窯系的制品才大量生產,并輸入日本。如1615年(相 當于万歷四十三年)失火的大 城夏陳遺址出土遺物看,漳州窯系的青花,五彩標本超過了80%,等等。据日本的大量遺址資料,漳窯瓷器可分為三期:
Ⅰ期:16世紀后半期(1570-1582年間),即明隆慶四年-万歷十年),相當于日本的織田信長時期,漳州窯系青花极為少見。
Ⅱ期:16世紀末-17世紀初(1585-1615年間,即明万歷13-43年),相當于日本的丰臣時代。從明代万歷朝起,政治動亂,國力衰竭,嚴重影響了景德鎮的瓷業生產。1602年,出現了窯工反對陶監的斗爭,甚至火燒御窯厂的情況。同時,出現了長達近80年的原料危机,御窯厂几乎停止燒造。窯工四處流散,而這個時期,恰好是各地民窯興起,發展的有利時期。這時期漳窯系瓷器突然大量出現,在數量上甚至超過了景德鎮瓷器。
Ⅲ期:17世紀初-17世紀中葉,即中國的明晚期-清初期,相當于日本德川幕府前半期。漳州窯系制品減少,仍見如同第Ⅱ期的各類遺物,但碟類減少,盤類增多。漳州窯系制品逐步被景德鎮窯系制品所取代。在清初四十年間,厲行海禁,嚴禁商民下海交易,犯禁者不論官民,一律處斬。這种落后山海禁政策嚴重阻礙了海外貿易的發展,月港的地位日漸式微,依賴月港而外銷的漳窯瓷器,因外銷渠道的受阻而衰落以至停燒了。

Characteristics of “Swatow ware”

根据田野考古調查采集的大量標本和閩南平和縣南胜窯的科學發掘材料,我們發現,“漳窯”瓷器,主要有青花、彩繪、藍釉、青瓷四大种類,其彩繪主要特征如下:
1、造型-既有粗大厚重的大件器物,也有精巧的小件器物,品种以盤、碗、碟類占絕大多數。青花、彩繪、藍釉、青瓷四大种類中,均可見到直徑達30厘米以上的大盤。其中個別大盤碩大厚重,直徑近50厘米。這种大盤,在“漳窯”以外的明末清初瓷窯中,較為少見。
2、胎釉-胎質有精有細,粗者居多。粗者胎質發灰,雜質較多,結构疏松;細者細膩洁白,十分致密。由于多數器物胎壁較粗,導致挂釉不能厚薄均勻。多數器物的釉層白中閃青,清亮潤澤,足底部分的釉面常粘有粗砂,形成其固有特色。
3、工藝-胎壁的修飾一般均很粗糙,底足普遍帶有放射狀的跳刀痕,且未施釉。不少器物的足心出現乳釘狀突起。盆、碗器中,常有一道刮釉形成的澀圈,這是疊燒工藝的特征,但從整体看,主要仍是匣缽單件裝燒。
4、紋飾-裝飾技法方面,比之景德鎮,缺乏規整与嚴謹,但构圖与線條的表現,隨意抒發,不稍拘束,畫風簡率朴實,又不失之簡陋。表現手法多實筆繪畫, 也有部分作品又加之勾勒渲染。圖案布局層次較為分明,盤、碟器物的內壁,外圈常為寬帶橢圓形開光,飾以花果。主題紋飾的內容十分丰富,多為吸取大自然界和 現實生活中最典型,最喜聞樂見的題材。有植物類的牡丹、蓮荷、梅花、菊花、蘭花、芭蕾、葡萄、瓜果;有動物類的龍鳳、獅子、虺虎、麒麟、喜鵲、蝴蝶、馬、 鹿、鴛鴦、魚虫等;人物紋圖案有天官賜福、松下獨誦、頑童扑蝶、仕女圖等等。此外,在碗、碟等小件器物的內心,常書寫有祈盼吉祥如意的草率文字,如 “福”、“祿”、“壽”、“天”、“尚”、“魁”等等。
上述圖案,以內底飾主題圖案.

綜觀“漳窯”瓷器,數量是龐大的,質量是不高的。清初人士葉夢珠以其親身經歷,在《閱世編》中指出,“崇禎初時,窯無美器,最上者价值不過三五錢銀一 只。丑者,三五分銀十只耳。順治初,江右甫平,兵燹未息,瓷器之丑,較甚于舊,而价逾十倍”。可說是對明末清初民窯瓷器生產的最真實寫照。當時,在福建沿 海地區,由于受到商品經濟和海外貿易的巨大影響,瓷器生產蜂涌而起,量多則不精,自在理中之事。器型主要为盘、碗、炉、盖等。纹饰以开光大盘最精,如开光狮球纹大盘、麒麟纹大盘、立凤纹大盘等及章纹瓷,以花鸟纹居多。

From Wucai to Gosu-Akae

我國濫觴於宋之赤繪,除明代景德鎮所出品之嘉靖金襴手與萬曆之赤繪,以及天啟之赤繪外,明末吳須之赤繪與清代南京之赤繪,最為著名。日本茶道之專家即所謂 「茶人」,最歡迎的中國赤繪,係正德、嘉慶時期民窯所燒之產品。日本之赤繪係由柿右衛門(原名酒井田柿右衛門,西元一五九六~一六六六年)所創始,完成於 正保年間(一六四四~四 七)。乳白色之磁器上面畫上其獨特之赤繪,最為。 逗人喜愛,大量輸出於中國及歐洲,從十七世紀中葉到十八世紀,在荷爾、德國、法國諸窯,竟產生柿右衛門赤繪之倣造品。在日本除了柿赤繪之外,又有古九谷、 古伊萬里、姬谷、鍋島各產品及京燒,亦甚有名。又受中國赤繪之影響,在安南產生者,稱「紅安南」。在平和窑未发现之前,海外学者 将漳州窑生产的瓷器称为“汕头器”(SWATOW),日本则称青花为“吴须”、“吴州染付”;将五彩瓷称为“吴须赤绘”、“吴州赤绘”,都归之为“华南窑 系”或产地不明。

從明治開始大正期左右臨摹吳須彩瓷盆的九谷瓷 - 37cm

Reference

See  this blog for discussion on  青花五彩标本及印章纹五彩瓷.

See this blog for discussion Ming “饼花手”瓷器

See 明末清初福建与日本陶瓷贸易——以漳州窑系为中心

明末清初汕头彩瓷,红绿彩瓷的欣赏

Advertisements